用肌动描记器衡量麻醉后箭毒化并不准确

2016-06-15 10:40 来源:丁香园 作者:王丽
字体大小
- | +

Brueckmann 以及同事在 Anaesth 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关于在腹部术后于麻醉后护理间应用舒更葡糖解决神经肌肉术后箭毒化残余量问题,这篇文章引起了来自德国学者 Regensburg 的极大兴趣。

Regensburg 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但其中的实验方法仍然需要进一步的考量与阐明。因此 Regensburg 从三个方面进行研究分析,这篇文章发表在近期的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上,现介绍如下。

首先,评估者单盲记录麻醉后护理间每个患者的四连串刺激比值,以此表现神经肌肉阻滞的恢复程度。实验在加速肌动描记器校准之后进行记录,而作者认为在可能瘫痪的肌肉上进行校准没有实验意义。

所谓肌动描记器也称离体微血管张力测量灌注系统,用于离体血管的结构和功能的研究,可以同时进行单个或多个微小离体血管的研究,最小血管直径可达 60 微米。该仪器通过穿过内腔的两条细小钢丝固定在恒温的氧和生理盐水溶液的容器中,监测血管张力的变化血管在加入不同药物后收缩舒张的整个过程通过张力传感器输入计算机,并在计算机程序控制下完成全程记录血管管壁的张力变化,血管张力测定仪特别适合药理学的研究,且已经使在很多领域得到成功的应用。

作者认为对于麻醉病人,一个单一、未校准的加速肌动描记器作为一项独立实验并不能准确反映较低程度的箭毒化残余量。加速肌动描记器会受因为手指额外运动的干扰而影响实验结果。

其次,作者认为对研究药物的麻醉师进行盲法会影响实验结果,且实验中关于麻醉的维持和麻醉状态缓和并没有准确的数据。在 Brueckmann 等人的实验报告中,作者发现其没有提供准确的参与腹腔镜或开放腹部手术的人数,而这对于读者而言是很有价值的信息。

最后,作者认为读者并不清楚亚量管理时间是基于麻醉师的临床判断、定量研究还是神经肌肉定量管理。实验报告上显示出其并没有强制使用四连串刺激且麻醉师有相对权量自由。作者通过仔细比较分析发现,实验依据评判的标准是不清楚的。

总之,作者认为实验强调了神经肌肉管理在当拔管到箭毒化时应用罗库溴铵诱导神经肌肉阻滞拮抗中的作用。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王妍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